您的位置 首页 单机游戏

金庸群侠传5攻略

不匆匆开服,不碌碌无为,20年后走向内心丰盈的金庸世界—–开服前谈谈我们是怎么做金庸运营的在中国人的文化世界里,武侠是一种特殊

  不匆匆开服,不碌碌无为,20年后走向内心丰盈的金庸世界

  —–开服前谈谈我们是怎么做金庸运营的

  在中国人的文化世界里,武侠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无论是江湖,还是道义,都给各个阶层的男男女女们无限的憧憬与精神的抚慰。

  在金庸群侠传至尊服的过往岁月里,我们始终努力去营造一个有温度的家园。金庸群侠传爱好者们是这个家园的主宰,而我们希望自己仅是为了主宰而服务的存在。当然,这样的身份也让我们面临着如何更深的理解金庸群侠传的世界?决战天下的金庸群侠传又将会呈现出何种气象?

  回答这个问题,还得先从我们最近的反思谈起。反思这两年在经营上的失误。这些失误存在于宣传环节、服务环节、与研发沟通环节、人员培训、付费设计、活动企划……说的比较简略也远不够全面,但是我们还是想多多面对批评,听取用户、研发、领导等各方面的意见。所以我们通过玩家的来电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金庸用户,大家虽然没见过面,也没金钱关系,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但是并没有阻碍我们交流意见思考如何把这个产品做好。

  于是慢慢积累,这两年里我们身边有了一群因价值观而聚的朋友。大家信任我们,这是对我们的肯定。我们也确实不爱做像其他网游推广公司那样为了开一个新服到处拉赞助的事情,觉得没意思,因为我们服务的、面对的是所有用户。这是我们的志向,并不会膜拜金钱,也不会对权力低头。别人污我们,我们不去争吵因为我们知道那不是我们;别人捧我们,我们也不会得意,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没那么好。

  这几年整个团队运营做下来我们觉得自己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时远时近。我们崇尚着无为而治,也告诫自己一定要为而不争。我们在运营的过程中不断地提醒自己要用运营思维而非销售心态去面对自己,面对产品,面对用户。用户进入游戏、储值消费,一切才是刚刚开始,而非收到钱后拂衣而去匆匆的准备下一次的开服计划。于是,深刻的理解游戏里的生活便成了我们对于入职的90后95后提出的最严肃又苛刻的要求。

  

  这个过程我们也困惑过,挣扎过,也想是否可以做个新版本像房地产拆迁一样给用户来个腾退,搞个安置。周围的小伙伴们的经验告诉我们那样来钱快,行业里很多人都那么搞,我们是否也可以。但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不可以,是因为我们内心就做不到、自我抗拒。凡是快的,可能都不是我们太擅长的,所以我们聚集到的也都是一批情商不高,不太会说话,不太会取悦社会的年轻人。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心里是踏实的,因为包括像推广这样的事情,我们不仅一次次宣传费上投入的同时,我们也一个一个电话的致电所有曾经流失的用户,而非千里飞奔只为取悦一个大佬,让大佬替我们解决问题。毕竟我们的心里是所有金庸群侠传的爱好者,而非去膜拜神灵。这里面的区别在于我们是要服务,还是要索取。是为大家营造一个江湖还是为了自己愿望而匍匐。我向我们觉得神灵也是金庸这世界的一部分,是我们要服务的。

  所以我们认为金庸群侠传的精神之道有两个:一个是祥和的侠义之途,一个是喧闹的恩怨之路。平日里各个组织内部在互助互帮,多少年来大家在这里构筑了现实以外的另一个世界,可以说是中国网游的第一代互联网关系链,而这侠义之图的关系链最终又会或多或少的转回现实;另一方面是到了活动之日,各个组织间又为了天王、至尊的浮名而去引出各种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这里的恩怨并非来自现实同样的这里的天王天后并非和现实世界等身,所以每个就算是在现实中在成功的大佬们都会在这里从零开始的拼搏,挑战。这难道不是颇有一种世人不知的乐趣嘛?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岁月如刀,人生如戏,在金庸群侠传的世界里只要我们甘当那搭台的人,那么大家就可以生旦净末丑统统扮一回了。这也是我们希望自己走的平凡之路。

  决战天下的调整看起来并没有惊天动地,那是因为我们在疫情期间,整个团队在测试服里认真的游戏了很久,同时也认真的去看大家在实际生活中是怎么游戏的。我们发现了很多原有设计中的小细节上可提升的地方,但也非常赞叹制作人在至尊版上的用心设计。而这些如果不去用多角度感受是很难体会到的精妙。因为很多游戏设计者不是长期玩的用户,有时候很多美好的初衷和浮夸讨巧的设计一线之隔,初看之下很容易打动用户,但是从长期的视角去看,那些设计反而华而不实的,甚至可能给用户在玩的时候造成很多的不便,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游戏的新版本在1年不到的时间就会沦为空城、鬼服。带着这些对于别的公司的游戏的观察和体验,让我们真正沉浸在金庸群侠传至尊服的世界时赞叹不已,这简直是一代游戏人的杰作,有这么棒的制作人在背后设计运作也难怪金庸可以20年经久不衰。

  当然这次决战天下的有些调整也是基于我们以前吃过的亏,做决战京城的时候我们低估了用户的激情,在注册账号及领取礼包时造成了诸多未能及时获得及因此衍生的其他问题造成用户体验下降;也遇到了同时在线过多导致的掉线问题;当然还有很多我们由于由于对这样一款极为庞大而丰富的游戏内容掌握不足而出现的失误。幸运的是在研发团队的全力配合下逐步得到了解决。所以在这一次开服前我们再次升级了会员系统,官网相关福利领取奖励的功能也得到了明显改进,同时大量的游戏内问题得到优化,在这一款无可替代的经典网游体验上相信随着我们拼命的追随玩家的步伐,会得到充分的提升。

  

  我们也是同龄人,我们也有自己曾经热爱过的老游戏,我们也憧憬着带着积攒的零花钱回去玩。但是我们体验的结局并不好。

  为什么?因为游戏没人管理,就算电话客服了,过来管的人也是用储值金额来衡量,简单的道理最后变成了金钱的角力场,给我们打回到了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的现实。然后是老游戏的通病,很多老游戏当年的底层问题根本没法解决,而问题搁在那里运营的配套又不去尝试修补,甚至连服务都还停留在一开始,我们当然明白因为干这种事情不来钱嘛。但是最根本的是运营商在运营的时候因为是老游戏,所以没有长远计划,经常拉到个有钱人就去开个服,虽然是自己热爱的老游戏,但这样的方式去运营,一个人呆几天还行,再长了就没意思了,因为被这么整来整去的最后连个伴儿都没有,连个对手都找不到了。

  当然,有朋友也会建议,既然不想和小崽子们玩新游戏,又回不去自己心爱的老游戏,那就去试试单机吧,说实话作为以以以游戏为职业的人,我也尝试了,可以说游戏品质很好,疲惫、烦躁的时候都可以玩玩以此放松,放空自己。但一段时间下来遗憾却更多,就是精神层面缺少共鸣,没有人与你去分享那些爱恨情仇,呆得稍微久一点,就感到乏味。

  所以,我们觉得同理心是个好东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自己玩其他游戏的经历反而成了我们去做金庸群侠传运营时候的风向标。让我们在运营中不去追求低消费和纯粹的性价比(因为真的比不过私服)。反而,我们应该制定长远的计划和战略,金庸这个游戏20年了,这是目前最长寿的游戏,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延续,而非如何终结它的生命。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在思考我们经营金庸群侠传的世界观。如果某一服务器的人少了,我们要进行的是合服;但是如果人气没少的情况下我们是否要用开个新版本的名义去圈钱?或者无节制的开服把本来聚集的人群因为想赚取更多利益的缘故而分散了?

  那么为什么不换个角度去思考?那些运营了一段时间,同时也还有人气的服务器不再是传统意义的一服,二服,三服……同样的,即将开始的新服-‘郭靖大侠’也不是,而是‘新城’和‘老城’。人们可以在新城有家,也可在老城有户,就像古代的江湖一样,大侠们天各一方,但是时间一到,各方侠客聚到一地,来一次武林大会。而我们除了花钱在宣传上,在服务上之外,我们是否可以用真金、白银去找一些名家打造一些可以彰显获胜者身份的物件?江湖上的人看到了明白是身份的象征,江湖外人士看到了也觉得是稀有的艺术品。

  所以这一次我们带着这些理念开新服,我们希望会像20年前的旧日时光一样,把所有服务器都同步为决战天下,就是要在活络新服的同时尝试激活老服的人气。借此在合适的时候让金庸世界里各个地方的人群可以齐聚一起是我们的心之所向,是我们自己玩的那些老游戏的运营们没有去尝试的事情。这事情吧,短期来看,性价比肯定不好,同行朋友和上上下下的领导们都有质疑。但是我们有耐心,也有信心,同样还有意志去对我们的理念做义无反顾的尝试。哪怕初期收益不如意,但是长期去做,必大有裨益,因为用户们是可以感受到我们的诚意。金庸群侠传5攻略

  

  如果说每日行百米不难,但是现在后过回头,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已经行走近8万米。很远吗?如果和金庸的用户比起来,我们1/10而已。所以你们这些20年的老玩家是激励我们的动力。你们告诉了我们这些以网络游戏为职业的人,应该怎么去做游戏。应该为大家怎样的服务。应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游戏的生命与精神的世界。

  还有一些调整我们不得不承认,是我们也经过了两年的认真计算后得出的。那就是我们从现在开始要将储值活动的档位进行下调。活动最高储值奖励的金额从2000元下调至1600元。这个计算是来自制作人和整个团队负责的测算后得出的。储值的价格,我们整个团队也是希望在保证运营和研发资金链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压低费用,让它尽可能的不成为金庸所有玩家的壁垒。但前提是我们还要考虑推广,宣传等各方面的计划。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玩的游戏是一个‘赖活着’的状态。另外,我们严格杜绝私下交易,调物品等事情发生,保证游戏的公平与运营的信誉。

  当然对于以前盈利的部分,我们也会陆续地回馈给所有用户,比如我们将在接下来引入和强化直播活动;比如今年在疫情刚好的情况下也参加了chinajoy,这从账面上看是完全亏钱的,但是我们去参与,也看见了很多金庸的用户特意赶来捧场,我们很感动,我们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因为我们知道这么经典的游戏已经15年都没有登入中国最高的游戏展会了,所以我们没有租用最便宜的展台,尽可能的给这个游戏和用户以尊重。毕竟国产网游里参加过第一届chinajoy同时还活在今年展台的恐怕也就金庸群侠传了;不仅如此,明年开始,我们打算光明正大的去各个城市组织当地的玩家见面会,我们也打算投入真金白银做一些高价值纪念品作为见面活动的奖励。总之,我们整个运营团队就是希望透过这样的行动去和当下那些手游页游鱼龙混杂有钱便是爹娘的团队区隔开来。虽然看起来我们这些完全是不通人情世故规矩到有些古板的行为,但我们也是在借此告诉现在玩游戏的玩家和现在进入游戏行业的90后00后们,游戏运营该有的样子和尊严。

  大家的视角不同,掌握的信息也不一样,有不同想法很正常。所以我们觉得今后很多想要做的或者将要做的都尽可能会发到微博,论坛或玩家群里讨论,有时候虽然大部分用户是支持的,也确实有小部分用户提出质疑,担心会不会是想借此圈钱?或者借此降低品质、节约成本。

  过去二十年,网络游戏产业狂飙突进。许多有理想的公司,过去虽有坚持客户导向和产品导向的初心,但在这个时代,受制于政策和资金压力,追求短时间内快速赚钱,忽视了服务品质和细节。玩家感受会特别明显,产品问题也开始显现。

  而我们这支在北京运营团队是从以前和同行业游戏公司做商务的部门转型成运营服务的,我们从基因里是拒绝一次性赚快钱的模式,而是坚持长期主义,以服务为导向,赚慢钱,做长期可持续的社区化运营的。这些年,我们在金庸群侠传的经营上,我们在很多传统大媒体(如17173.com)的投入就近千万,完全是不考虑成本和回报的方式去让用户获得尽可能好的体验。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审美价值、情感价值和精神价值极高的金庸群侠传世界,为大家创造更好的游戏体验。可以说金庸群侠传的模式跟当下流行的游戏洗流量的模式完全不同,也就决定了那种依靠降低品质来节约成本和到处挖钱的做法,在金庸群侠传至尊版运营的逻辑下完全行不通,哪怕是传统端游运营商的做法在我们这里也行不通。现在节省了成本,后期维护成本会更大,现在赚了不该赚的钱后面要还的债会更多,那样反而得罪了更多的用户,我们看是得不偿失的。

  另一方面,这几年产品做得多了,积累了更多经验,对于玩家和研发设计的理解也更深了,对社交的感觉也会更敏锐一点。至尊服要做一个有温度的空间,各方面要考虑得更细致、更周全。现在,越来越多玩家会来金庸至尊服体验,而不仅仅是随便玩玩。基于我们在运营上的持续投入与专注,大家对于价格的敏感度在下降,但是对于服务的标准不断提升,对于活动的想法和要求也不断的给我们建议,这也要求我们更多地从长期的视角来思考,而非纯粹从服务的视角出发。

  可以说,有了今年chinajoy的展开,对于2021年线下活动也纳入了我们挑战的范围。如何去公平、公正、公开的在线下的某一地区和当地的玩家做活动给所有的金庸玩家分享,让更多活动附近的用户来参与,让远距离的用户产生兴趣都是对于我们这个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一个极致的挑战。因为这是一款20岁的游戏了!!我们的玩家基本都比我们年纪大!

  

  不忘初心,选择了这个职业,我们就要尊重用户,尊重自己,也要尊重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做一个像样的职人而非市井之徒。为大家服务,为大家提供一个场所,价格可能和私服比真的性价比不高,但是如果用时间去衡量,一定要物有所值。我们始终坚信对于我们、玩家和金庸这款游戏而言,最值钱的地方不是在于变化,而是在于不变。所以,无论老服玩家还是新服用户,Are you OK?让我们现在准备好,明年线下开聚会,组织大家在游戏里一起打一场像样的对决吧!

  未来,我们金庸运营团队做产品还是应该研究得更深一点,及时和研发反馈用户的想法和建议,内部总结和分享产品经验,搞活动的时候尽可能在最初呈现时就达到比较完美的效果,尽量减少后期重新优化调整的工作。另一方面,金庸运营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是在运营层面的创新,这意味着升级调整是我们进化的必经之路。现在,龙图智库做老项目的影响力比前几年的时候大,越来越多人告诉我们喜欢我们这样做游戏,既不浮夸也不LOW,当然这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所以整个团队现在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心态,不敢松懈,时刻提醒自己要努力做好产品和服务,让金庸群侠传在我们这里保持好的状态,让我们的努力配得上大家的赞美和信任。只有这样,大家才更愿意选择和我们一起决战天下,我们的梦想和事业才能长存。

  今 日 战 天 下, 明 日 全 球 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厦门SEO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6096.cc/96096/14254.html

作者: 96096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